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销售部
在线客服

基本药物招标模式遭质疑 低于成本投标拷问质量

一罐银翘解毒颗粒,处方中的金银花价格从2010年的68元/千克,涨到2011年的150元/千克,其他如连翘、牛蒡子、桔梗、甘草等处方中用量较大的药材价格也上涨了近30%。按此核算,要中标我国正在推行的基本药物的品规,原材料成本要达到7.4元——不过,这种基本药物的中标价格最低仅为2.95元,最高为4.65元。若加上能源、人工、运输等成本,中标价已明显低于药物的必要成本!
 
  昨天,《食品药品安全与监管政策研究报告(2012卷)》(“2012食品药品蓝皮书”)正式发布。报告直言:“生产成本日益上涨,各地基本药物招标依然片面追求‘最低价中标’,导致药价与成本‘倒挂’,势必拷问药品质量,为百姓用药安全埋下隐患。”
 
  中标基本药物的多为中小企业
 
  基本药物制度在我国已走入第4个年头。配合“新医改”,各地相继实行基本药物由政府统一招标、采购的“新政”。政策实施情况如何,受到业内关注。“2012食品药品蓝皮书”中,对已发布基本药物招标采购结果的15省市数据进行研究并作了专题报告。
 
  报告指出,我国基本药物大致呈现“二八”格局,即大约52%的企业中标80%的药品,另有48%的企业中标20%的药品。药品供应体现一定的集中度。
 
  经统计分析,虽然500强企业中标药品品规接近50%,但中小企业仍然占大多数。数据显示,100强企业在15省市的基本药物中标率平均为18.89%,其中四川最高,为23%;上海最低,为13%。而500强企业平均中标率仅为35.11%。500强后中标企业最多,中标平均率为64.89%,其中上海的中标率最高,为74%。
 
  药物招标降价越演越烈
 
  在推行基本药物制度的过程中,业内注意到,各地在实施基本药物招标采购过程中均采取了大幅降价策略,且愈演愈烈。“全国各地基本药物招标降价统计”显示,山东降价幅度最大,达到64%,浙江降价幅度最低,为33%;全国平均降价幅度为49.16%。
 
  确保为老百姓供应廉价、可及、安全的基本药物,是医改的目标之一,但“蓝皮书”指出,“在生产成本日益上升的同时,大幅降价势必拷问产品质量”。
 
  报告注意到,近年来,原料、人工、水电、环保等成本不断上涨,但药品价格十几年未变,已经逼停了大批原料药生产企业。同时,基本药物招标价格不断降低,甚至“片面选择最低价药品中标”,再次逼停了大批制剂生产企业,部分经典药品在市场上消失。人们实际上买不到廉价、有效的基本药物,只能购买同类代替药品,价格贵得多。利国利民的基本药物制度有沦为“空文”的危险。
“低于成本”行为触犯法律
 
  报告称,“低于成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构成不正当竞争。“现行基本药物招标采购中出现大量违法违规行为,严重干扰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顺利实施,既危害医药行业健康发展,也危及人民群众用药安全有效。”
 
  事实上,经过一年实践,安徽已经感觉到了“低于成本中标”的后果。由于基层用药逐渐匮乏,2011年8月,安徽省基层用药实行配增政策。其中,“增配药品价格不高于最高零售价”的新规直接否定了此前“最低价中标”的政策。从增配目录药品的价格来看,大部分显著高于基本药物中标价。以一瓶六味地黄丸为例,基本药物中标价为2.85元,配增目录的最高限价则为10元。
 
  报告承认,“最低中标价”依然是基本药物招标的主流,部分企业为抢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竞标,这一现象正在全国蔓延,并有从基本药物招标向医保招标、从个别企业发展到大中型企业的趋势。企业、行业、政府等各层面需要重新思考“超低价中标”的隐患。
 
  专家建议,应废除“中标价低于成本”的药品招标结果。实际上,“最低价中标”的规定表述不完整,是对国家法律的断章取义,应贯彻落实“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宗旨。建议各省市在实施基本药物招标采购过程中,应具备成本核算与质量鉴别的基本能力,并承担相应责任。
 
  目前,上海也就此在研究相关对策。根据“蓝皮书”中的上海基层药物质量监管情况,上海基层药品在质量抽检中也出现了一些中标价偏离实际成本的现象。“尽管抽样检验结果皆为合格,它们的质量相对优劣性难以评判。”专家对此态度谨慎。据此,上海正研究相关对策,比如考虑开展“评价同品种不同厂家药品的相对质量”,为价格差异过大的同品种中标药品提供质量评分,确定相对质量优劣。
管家婆论坛27735com